黎明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黎明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猖狂假证公司发短信售武器

发布时间:2021-01-20 20:12:47 阅读: 来源:黎明滤芯厂家

7月中旬,我市警方根据省公安厅统一部署,以崇川区为主战场,对我市制贩假证犯罪行为予以前所未有的打击,3天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18人,刑事拘留31人,缴获各类证件200多类6万余份,各类假证印章、模板1万余只,被拘疑犯几乎全是湖南双峰人———

触目惊心的南通第一假证大案

堆积如山的假证假章和被刑拘的31名疑犯

25岁的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青年彭宗庆没料到,他在南通假证市场的“老大”生涯结束于2005年7月13日:当晚,被警方盯了1个多月的彭被抓捕民警擒获。此前,南通被彭宗庆视为制贩假证的一个“安全岛”,“下线”即便被城管队员抓住也仅是罚款了事。

在7月13日至15日的3天行动中,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和崇川警方联合组成打击假证犯罪队伍抓获了118名犯罪嫌疑人,31人被刑事拘留,彭宗庆是这些人当中的绝对“上线”,南通地区所有的假证件几乎都由他负责“制作”并批发给其他“中线”和“下线”。警方于14日凌晨捣毁了彭宗庆位于市区远郊钟秀乡运河村的一个“工作室”,该室为某户民宅的2楼,有30多平方米,有2台电脑、2台打印机、1台复印机、2台扫描仪、2台塑封机、1台烘干机和1台钢印机和手机群发器等工具,同时还缴获各类假证章数万件,摧毁了这个我市有史以来最大的特大假证加工窝点。为了清理登记这些赃物,民警忙了好几个昼夜,累得腰酸背痛。

在被刑拘的31名嫌疑人当中,除了彭宗庆的福建永春籍26岁女友李春英,其余几乎都是湖南双峰县人。湖南双峰县是闻名全国的“假证之乡”,全国各地抓获的制贩假证者大多是该县人。彭宗庆原先和女友在福州卖小商品,后因生意惨淡来到南通帮老乡做假证,头脑灵活的他很快精通此行,再后来他花1万余元吃下了原先老板的制假设备,并又花了万余元添置了新电脑、扫描仪、打印机等物,将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彭宗庆的亲弟弟彭家庆毕业于湖南司法学校之后,一时找不到工作,先在广州打工的他于去年底也投奔了在南通的哥哥,帮助联络“生意”,一个月工资2000元人民币。

“没有做不到,只怕想不到”的广告语和暴利利润链

南通警方对此次全省打击制贩假证违法犯罪专项行动非常重视,市局秦剑平局长亲自挂帅,党组副书记、刑侦副局长姜建宁具体负责,刑警支队顾瑛支队长任专项行动办公室主任。6月初,警方即对我市假证市场展开秘密侦查,及时摸清了我市制贩假证违法犯罪团伙的基本情况和活动规律。

“没有做不到,只怕想不到。”这是假证犯罪分子“代办一切证件”的广告语。上至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文件印章,下至平民百姓的各类日常证件,他们均可以随意制作。为了牟取非法利益,他们不惜铤而走险,在公共场所的墙壁、电杆和公共汽车站牌,以及居民小区的住宅楼道等地,大肆张贴、发放、涂写或者通过手机短信、电子邮件等方式发送大量制贩假证的广告信息,有的甚至公开站街拉客,发放广告、兜售生意,犯罪活动猖獗,气焰嚣张。制假者伪造的证件种类名目繁多,其中包括军官证、警官证、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毕业证、土地证、房产证、生育证、结婚证、火化证、记者证、英语等级证书等数百种之多。

今年6月8日上午,侦查民警装成购买假证者,在南通市区拨打了街头张贴的制证手机号码,对方掐断之后用小灵通回拨过来,便衣民警提出制作一个“苏OF0558”的警车牌照,经过讨价还价后,最终敲定500元价格,双方约定当天下午2时在小石桥东侧的三友集团附近见面。下午2时在接头地点,一名骑自行车的小伙子与便衣人员见面,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小伙提出要100元定金,并声明牌证需要到广州做,两天之后交货。6月10日,双方约定在方天大市场门口提货。接头之后,那个小伙将几乎以假乱真的“苏OF0558”车牌和假行驶证交给了便衣人员。这副假牌照装在了普通桑塔纳轿车上上路,竟然一路绿灯地连过数个收费站,分文未付(普通公路上警车免收过路费)。

贩假证的利润到底有多大?具体承办案件的崇川公安分局新城桥派出所副所长樊爱民向记者介绍:假证分子一年至少从南通捞取一两百万元利润。据彭家庆本人交代,作为“上线”,他一天生意好时做几十个证,生意淡时做几个,前后共做了五六千个,一般批发价钱为假身份证和假学历证书20元,假驾驶证30元,项目经理证30元,假教师证50元,假房产证和假技术证书100元。以一本大学本科毕业证为例,进货时他们按印刷品的价格买进,成本在1元钱左右,制好后批发给“中线”和“下线”,约为20元左右,而“中线”卖出去少则100元,多则数百元,可谓利润惊人。彭家庆共发展了40多个固定“中线”,这些人具体负责张贴小广告、群发手机信息以揽生意。彭家庆在南通假证市场做“老大”一年多时间,轻松地赚取了一二十万元,并购买了摩托车、电动车等以方便作案。

制贩者诡秘的联系方式和形形色色的买假者

钟秀乡中心村某户人家有一个弃用厨房,该厨房被人以每月100元租下,常年却无人居住,但每天进出者频繁。这间厨房有一张桌子的抽屉,竟然是南通假证市场重要的“中转站。每天,来自湖南双峰县的老乡们将需要制作的假证资料、照片等用纸包好,上面写好联系电话和“中下线”的绰号,放在了这个抽屉里,“上线”彭家庆每天派人去取,然后赶紧加工出来重新放在抽屉里,再由“中线”取出交给买假者。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四大队教导员马卫东参与了侦查假证市场的暗访活动。他向记者介绍,假证犯罪团伙组织化程度较高,交易手段隐蔽,一般以家族成员为主,往往单线联系,外人很难接近。“制贩假证者的反侦查意识出乎我们想象,他们精心选择容易逃逸的地点与客户接头联络,交易过程有人监视;团伙成员间单线联系,下线对上线的情况一般并不了解;成交之后常采取近路绕走、来回折返和逆向行走等方式行走。”马卫东还介绍了制贩假证者一种更高明的交付方式:如果收取全部费用之后,制贩者会将制好的假证保存在市区某超市的自动存包柜中,买假者手机会收到该存包柜的密码信息,自个儿凭密码到存包柜“提货”。

在南通,假证有着庞大的潜在买方市场。他们的具体身份和动机又是如何呢。在崇川刑警大队沈群警官的厚厚卷宗里,记者摘抄了几名买假者的自述:

王某(海门市海门镇个体户):今年5月的一天,我考驾驶证没有过,自己又买了车,心急着开车,所以就花200元买了一本假驾证;过了一二十天,我通过路考取得真驾证,就将假驾证扔掉了;

姚某(如东某医院退休医生):我的手机前不久收到一条短信,说可以在南通办一切假证,就将这条信息保存下来了。我有一部1990年买的重庆80摩托车,早已过了报废期限,所以行驶证没年检,为了能将车卖了,我就到南通小石桥请制假者在摩托车行驶证上盖了个假年检章;

黄某(海门市三星镇青年):7月中旬在海门市区看到一则假证广告,出于好奇,就花350元做了一本苏大机械专业的函授大专毕业证;

赵某(如东掘港镇青年):因为急于在南通找工作,母亲帮我做了一本苏州科技学院的本科文凭;

赵某(市区工人):因为儿子在上海某大学三年级被学校退学了,帮他做个假文凭,将来找工作好找一点;

成某(市区青年):老婆要卖房子,我不肯,所以就花700元做了个假房产证,将真证从家中“调包”出来了……

人大代表呼吁对买假者立法惩罚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卢瑞华介绍说,制贩假证犯罪是一个极易复发的疑难“病症”,为依法严厉打击此类违法犯罪活动,推进长效管理,日前,省公安厅与省人民检察院、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刑法》《居民身份证法》等法律法规,联合出台了《关于办理制贩假证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强调犯罪嫌疑人只要实施了制贩假证的行为,坚决依法定罪处罚;对从事制贩假证、广告宣传、非法转递证件资料等人员一律按共犯处理追究责任;对制贩假证的窝点一律捣毁;对制贩假证的工具坚决没收、销毁;对制贩假证违法犯罪的非法所得一律予以追缴。

该《意见》规定,行为人实施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行为的,以《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规定的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定罪处罚。具有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10件以上的或者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印章五枚以上的;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非法获利在5000元以上的;因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被依法予以行政拘留一次或者其他行政处罚两次后又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的;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造成恶劣政治影响或者重大经济损失,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等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

行为人实施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行为的,以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罪定罪处罚。具有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数量达到20张以上的;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非法获利在5000元以上的;因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被依法予以行政拘留一次或者其他行政处罚两次后又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组织领导或者雇佣他人实施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造成严重后果等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行为人为制贩假证,张贴、涂写或者通过手机短信、电子邮件等方式发布信息,或者雇佣他人实施上述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制贩假证犯罪预备行为。对查获上述人员持有用于制贩假证的空白或半成品假证以及制作假证的工具的,按其所持空白或半成品假证的种类分别以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相关条款未遂犯罪定罪处罚;对有证据证明已经完成制贩行为的,按既遂犯处罚。对实施制贩假证犯罪中形成的电子数据资料经过鉴定,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该《意见》同时规定,对制贩假证犯罪案件中的从犯以及具有其他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情节的,依法予以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应当注意区分罪与非罪,情节显著轻微、社会危害不大的,可不作为犯罪处理

制贩假证者受到法律严惩,但购买和使用假证者该如何惩罚?在日趋激烈的社会竞争中,一些人为了达到应聘就业、职务升迁、升学培训等目的,不择手段地寻找制作各类假证的途径,促使潜在的假证买方市场不断膨胀;不少犯罪分子更企图利用虚假凭证蒙混过关或偷盗、骗取他人钱财。盐城特大杀人抢劫金库案雷国民、杀人魔王宋世慧等恶魔,以及一大批重大在逃人员都是以假身份证为掩护,长期流窜社会,逍遥法外。据《法制日报》报道教育部全国高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副主任胡扶功说,如何制裁买假文凭的人,目前缺乏法律依据。2004年全国两会期间,曾有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对买假证或者使用假证的人,希望立法予以惩罚。

市公安局副局长姜建宁通过本报强调:制贩假证犯罪分子异常狡猾,他们作案隐蔽,警惕性高,反侦查能力强。要彻底根除此类犯罪,不可能一劳永逸,毕其功于一役,必须实行综合治理。广大群众要大力支持警方这场持久战,其中最简单、最重要、也是每一个公民都能做到的,那就是向购买和使用假证件假文凭的行为坚决说:“不!”

一剑轩辕

问道手游雷霆版本

神魔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