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黎明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奥马哈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1:30:56 阅读: 来源:黎明滤芯厂家

徐天舒在大会现场提问 徐天舒/供图  5月5日,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召开,无数仰慕股神巴菲特的朝圣者们涌向美国东部小镇奥马哈,期待着巴菲特的耳提面命,据说参加今年这次股东大会的中国人是历年来最多的。

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有其独特的盈利模式,也离不开独特的美国股市生态环境。如何将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与中国股市的固有特点和具体投资实践活动相结合,是每一位有理想的A股投资者面临的重大课题。

参会的中国投资者有何收获?“朝圣之旅”对他们原有的投资理念有何影响?证券时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兴业基金副总经理徐天舒、上海鼎锋资产副总经理王小刚、雪球财经首席执行官方三文,去年参会的深圳翼虎投资总经理余定恒也分享了“朝圣”一年来的所思所想。此外,我们还刊发了易方达基金副总裁陈志民的随笔,与他一起“倾听股神的声音”。

兴业全球(340006,基金吧)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徐天舒:

寻找巴菲特成功的土壤

透过越洋电话,兴业全球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徐天舒的语速很快。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大会结束之后,他并没有立即回国,而是留下来继续考察。

“如果说这两天我在巴菲特身上学到了什么,我答不出来。因为之前对他就已经进行了360度研究,以至于这次股东大会上很多他的回答,我都可以猜到结果。”徐天舒说,此次最大的收获,在于亲身感受到巴菲特生活和工作的环境,“调研一个公司,除了财务数据,更重要的是其成功的土壤”。

巴菲特的成功难以复制

巴菲特在自传中,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于两点:一座很高的山,以及很湿的雪。这座山是指股票投资,很湿的雪就是投资机会。

但在徐天舒看来,巴菲特的成功还包含着很多其他因素,比如,过去40多年美国高速发展的经济、相对完善的上市公司制度、灵活的市场交易制度以及零成本甚至负成本的保险浮存金等。

所以,当他幸运地得到现场向巴菲特提问的机会时,经再三思索,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是不是机构投资者要复制你的模式就必须拥有保险公司或获取类似性质的资金?”

这个问题是徐天舒长期研究巴菲特后的疑问。徐天舒说,他曾尝试过运用巴菲特的理念进行投资,但很快发现走不通。从股市上说,上市公司中缺乏能长期持有几十年的公司;其次,即便是出现优质公司,其价值被市场认可之后,一年之内多数股价都会见顶,暴涨过程透支了其未来七、八年的发展。而从资金来源来讲,公募基金可以克服自身的贪婪恐惧,却无法阻止客户追涨杀跌,每次行情变化,都会遭受巨大的赎回压力。所以,他认为,要复制巴菲特的投资模式,首先必须有他这样的资金来源。

对此,巴菲特的回答是:“我的成功不可复制,即使现在从头再来,也很难取得这样的结果。”

他的选股方式可以借鉴

尽管这样,徐天舒依然坚持,价值投资是值得借鉴且容易学习的模式,比如,宽阔的护城河、简单易懂的盈利模式、内生性而不是依靠并购增长、自身的现金流足以支撑业务发展、不需要股东持续注资、优秀的管理层,等等,虽然不能系统性复制,但可以有取舍地运用于选股上。

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组合中,除了铁路,其核心持股都是轻资产公司,如可口可乐,富国银行等。“依靠提高固定资产投资来实现业务扩张,这种模式在中国正面临转型,依靠技术创新、品牌提升的轻资产模式更具备优势。”徐天舒认为。

从2011年3月开始,巴菲特开始低调买入IBM股份,累计资金在2011年底超过107亿美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由于“看不懂”,巴菲特从来不买信息技术类股票,即使他的老朋友比尔盖茨的微软公司。徐天舒认为,这是因为IBM已从一个制造商转型成为计算机服务提供商,再次成为巴菲特购买轻资产公司的案例。

“巴菲特每一次选股,我们都在认真学习,公司的竞争优势在哪里,中国有无类似的上市公司,通过抽丝剥茧地学习就会发现,投资的本质是回归于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和可持续性。”徐天舒说,“我们还会按照巴菲特的投资理念构思新的产品。”他相信,随着A股分红制度的完善、证券市场的创新改革,价值投资在中国的土壤也将慢慢成形。

绕不开的中国元素

在奥马哈停留的一天两夜,徐天舒和他的团队过得异常忙碌:参加股东大会、与国外投资者和上市公司交流,以及体验无处不在的巴菲特魅力。

徐天舒说,他在股东大会上遇到很多中国人,有专业投资人士,也有上市公司老板。从目的看,西方股东大多真的是去开会,看巴菲特在过去一年到底做了什么,而中国人大部分是去学习的。

兴业全球基金从2008年开始,已经连续4年派出团队去参加巴菲特的股东大会,而在本届的提问环节中,也有3个问题是关于中国的,且都是西方人提出。这说明,在投资领域,中国已经是个绕不开的话题,中国人对西方的投资思路也越来越有兴趣。

就基金行业而言,美国的基金业已经发展了100年,而中国才刚刚起步,可借鉴的地方实在不少。尤其是眼下基金行业面临困境,“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走出去也是迫在眉睫的改变方式,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只是其中一种形式。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徐天舒说,在一个市场呆得太久,会接触到很多信息:公司今天上一条生产线,明天签一个协议,过于追逐会让基金经理被表面的信息所累,反而忽视了投资的本质;如果跳开这个市场,多思考一下企业最终的竞争力,可能会有质的飞跃。“巴菲特幽默、真诚和淡泊的人生态度也让我在现场深受感染。”徐天舒说,只有真正热爱够工作、享受工作的人才有那种幽默,这也是中国浮躁的环境里所缺乏的,对于伟大的投资人,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而是事业。

倾听股神的声音

5月的奥马哈是全球资本市场的麦加,吸引无数的价值投资者前来朝圣。跟随巴菲特的投资足迹,全球投资者从中受益匪浅。尽管相对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国内的公募基金行业与其资金性质不同,但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对于大规模资产管理依然有可借鉴之处。

关于成长与价值。巴菲特以投资成长股、长期持有出名,可口可乐等即是范例。但在没有发现心仪的成长型公司之前或者成长股的价格不具备吸引力时,作为类现金组合管理,他也会买入回报低、风险小的价值型资产,如对铁路的投资。这对我们的启示是:当市场成长股普遍高估或没有发现合适投资对象时,等待或持有类现金资产也是必然选择。作为大型资产管理人,基金经理如果不看估值只追求成长,并没有学到巴菲特投资的真谛。

关于核心配置与组合资产。从历年的十大重仓股来看,老巴组合中的消费类是核心之核心,如2011年底十大重仓股中包括可口可乐、宝洁、卡夫、沃尔玛、好市多等。其次是金融行业,包括富国银行、美国运通、美国合众银行、VISA等。其余资产则主要是组合管理,当年投资的中石油(甚至包括近年投资的比亚迪(002594)),笔者认为,均属阶段性参与,随时见好就收,从此不再关注或评论。这启示我们:资产配置应注重核心与卫星,核心资产是长期超额收益的源泉,卫星资产则注重对阶段性投资机会的把握,以提高短期业绩表现。

关于资本支出型企业。虽然伯克希尔的核心资产几乎从不涉猎重资本支出型企业,但作为组合管理,巴菲特依然会买入这类重资产股票,如美国铁路,作为阶段性的投资品种。世人熟知的巴菲特选股理念和标准,只是对伯克希尔的核心资产而言,并不是全部。

关于流动性管理。伯克希尔的资金性质比较封闭,老巴不用担心资金的赎回,但他却保持逾200亿美元的现金,时刻等待新投资机会的出现。这启示我们:长期持有一定的现金仓位,并不意味着保守或低效率,而是为了把握未来的投资机会。 (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 陈志民)

铁血舰魂手游

无上道游戏

彩神彩票